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叶秋黄】失眠症

叶弟弟也生日快乐呀,无脑甜文,半原著背景,有奇怪私设,请别介意,谢谢!

叶秋生病了,是失眠症。

前几年老哥拿了他的包裹离家出走后,叶秋就经常因为担心叶修在外漂泊吃不饱穿不暖遇上意外而从噩梦中惊醒。在身份证被叶修注册成职业选手后,知道了自家老哥还算混的不错后他晚上总算能睡好了。

可谁知老天爷不给面子,过了两年他又开始失眠,请了无数名医,中西药吃了个遍仍不见效。这天晚上他又失眠了,躺在床上烙了半天烧饼,只能无奈地瞪着两个带黑眼圈的大眼睛爬起床。

他随手打开电视,深夜剧场都是些无聊狗血剧情,叶秋不耐烦地调台。正巧赶上电竞频道在重播荣耀联盟采访,虽然了解不深,但叶秋突然想看看自己哥哥混了好几年的领域。

电视上刚巧放到采访蓝雨训练营,一群青年少年都兴致勃勃地盯着摄像头,主持人问他们最崇拜哪位职业选手,底下七嘴八舌地回复,其中被提到最多的名字便是“叶秋”。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即使知道不是说自己,但叶秋仍感觉有微妙的羞耻感。他正想换台,那群青年中有个特别明亮的声音盖过了所有人,接着像是机关枪扫射般说了老长一段之所以崇拜叶秋的原因。

叶秋听着听着突然感觉犯困,还没等记者抢回话头,他已经头一歪倒在床上睡熟了,再醒之时太阳已经升起老高,还是家里人见他一直没下去吃饭才上来把他喊醒的。

睡了个好觉的叶秋神清气爽,本来以为可以和失眠症划清界限了,结果当天晚上失眠卷土重来。又翻来覆去地思考良久,叶秋上qq联系自己的老哥,问问他是否认识玩荣耀的一个青年,声音清亮上扬,说话语速略快,偶尔说话还穿插几句粤语。

叶修想了想,粤语应该就是蓝雨了吧,再回忆下自己熟悉的几个队员,好像没有哪个符合的。于是问叶秋在哪里知道的,一听是去采访训练营的节目,叶修脑子就想到一个人,老魏的得意弟子,经常缠着自己PK的黄少天。

黄少天还没正式成为职业选手,网上几乎没有他的视频,叶修只好借了苏沐橙电话然后从老魏那里要来了号码,拨了过去。

说明来意后,黄少天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给叶修录了一段5分钟的音频,当然要不是叶修说够了够了,大概还能更长。

收到老哥发来的音频,叶秋赶紧播放,果然还没放完一遍,叶秋便陷入了睡梦中。

这段音频效果不错,连续一个星期叶秋都能安稳入睡,可惜随着播放次数增加,叶秋体内像是有了抗体,慢慢地不再和刚听到时那样催眠了,需要循环播放的次数越来越多。没办法,叶秋只好又请老哥出马,叶修嫌每次要找黄少天麻烦,于是问过黄少天意见后把他电话给了叶秋。

叶秋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提要音频这件事,只好慢慢和人聊天,经常睡前打打电话。过了一阵两人混熟了,知道叶秋来意的黄少天直接录了一段半小时的音频,说得他口干舌燥。

等到叶秋对这段音频也产生了抗体,黄少天义气地主动录了几段新音频,两人关系也是越来越好。

发现儿子每天晚上都和男人聊天,还要听着那个男人录音才睡觉的叶爸叶妈,既欣慰儿子失眠症的康复,也暗地里做好了某天儿子出柜的心理准备。

知道叶秋和叶修同一天生日,跟着战队到北京进行客场常规赛的黄少天联系了叶秋,叶秋爽快地应声而来。

虽然是叶秋生日,但因着黄少天远道而来,他便推荐了一家自己的常去的餐厅,味道好价格实惠,让这个吃惯粤菜的汉子也连声叫好。吃饱喝足,黄少天开始逐一点评菜色。谁知说着说着,叶秋竟然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黄少天气得不轻,刚想把人叫醒,又想到对方今天生日,哎,本少爷就是这么心胸宽大,感慨自己心肠太好的黄少天便扛起叶秋把人送回了自己的宾馆,还让对方占了自己的床,只好打个地铺。

睡到自然醒的叶秋见着了躺在地上的黄少天,心里暗道失态,于是想把人运上床。

刚刚接触到床板,黄少天被惊醒,揉揉眼睛:“叶秋,你醒了啊。”

“对不起,昨天我有点太累了所以...”、

这下黄少天算是完全清醒了,给了他胸口一拳:“你这混蛋,居然在别人说话的时候睡过去了,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啊,我把你从餐厅扛回来累死了,被好多人围观,还有怀疑我拐卖良家妇男的。”

叶秋连忙叠声道歉,黄少天本来便不过气恼叶秋自顾自地睡觉,现在说了一通又听着了道歉后心里便舒服了,只是还嘟囔了一句:“你看中的才不是我,只是我的口才吧。”

叶秋没察觉这话有什么不对,脱口而出:“才不是,我中意的是你啊!”

空气突然安静,没等黄少天说话,旁边传出第三个人的声音,”少天,还有这位...叶秋先生?要不先吃早饭,不然粥就要凉了。”

“文州!!!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大概10分钟前吧,下去晨练了一下,顺便买了点早餐。”

黄少天暗暗算了下时间,觉得天都塌了,这不是基本上都听到了吗!

叶秋谢过喻文州的早餐,黄少天缓过神,此时只盼望喻文州的出现能打破两人间的尴尬。谁知喻文州还真就只是上来送个早餐,自作体贴地说:“那我就不打扰两位啦。”临走前还给黄少天竖了竖大拇指。

叶秋看到黄少天呆立在门口,一脸悲愤的表情,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膀。

等到黄少天回头看他,叶秋认真地说道:“刚刚虽然是口误,但我说的是真的,我中意你,中意你的声音,中意你的样子,中意你的一切!”

黄少天这一阵收到的惊吓太多了,一下没缓过来:“那你听我说话还能睡着。”像是小女生撒娇的口气让他自己也吓一跳。

“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见面,但是因为工作太忙,这阵子又有各种家中宴席,为了抽出来和你见面,前几天一直没睡觉也没敢放你的录音。”叶秋垂下头,“昨天当面听到你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种安心的感觉,所以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都是我的错,以后绝不再犯,能请你给我个机会吗?”

看着叶秋眼睛下方深深的眼袋,黄少天突然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才挤出几句话,声音还很轻,如果不是仔细听都听不见。“我才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如果你以后真的很累的话,我还是很愿意再说话催眠的啦,哎呀,毕竟打电话录音之类的声音都会失真。最好能是当面说什么的...”

最后几个字声音越来越小,叶秋没听清,问:“你说什么?”

黄少天扭头,大声叫道:“生日快乐啦,叶秋!”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