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王黄/架空向】王杰希原本是大山深处的一棵王不留行

架空向,王不留行精王杰希x大学生黄少天,ooc很严重,没上路就翻车系列,一点点肉汤,不喜慎入不喜慎入不喜慎入!!

灵感来自王杰希表情(不知道这图原作者是谁,如果有谁知道请告知)




王杰希是一株长在深山里的王不留行。

作为一株药草,王杰希与那些一年生的小弟们完全不一样,他可是王不留行中的王者,活了400多年的有名字的王不留行。

春天永远是最难熬的季节,到处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

“你们能不能冷静点,空气里充满了花粉啊!”

“老大,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啊~~~,您都是400多年的老处男了,理解不了。”

王杰希第n次期盼自己能早日成精,跑得离这里远远的。

7月,蝉鸣聒噪,但仍比不上身边的育儿心得讨论声喧哗。王杰希晃了晃叶子,假装遮住了耳朵,

“咔擦咔擦”远处响起了脚步声。

人声随之传来,“爷爷爷爷,你看,好多王不留行!”

毛茸茸的棕发小脑袋从树后探出,blingbling的大眼睛让所有的王不留行不寒而栗。

黄少天一眼就看中了仿佛遗世独立在草丛中的王杰希,伸手握住对方的茎,眼瞧着就要把他的根从从土中拔出,王杰希第n+1次盼望自己可以远离这个鬼地方。

幸好爷爷及时赶到,“黄少天,住手,我们要找的是王不留行的种子,那棵只有叶子,一看就没发育好,别摧残它了。”

黄少天松手,把泥土朝王杰希的根部拢了拢,用手压实,心疼地说:“你太小了,要多吃点啊。”说完还好心地往旁边撒了泡尿当肥料。

如果怒气有颜色的话,王杰希大概现在已经红到发黑了,旁边的王不留行都默默地把叶子移开些。

在王杰希的低气压笼罩下,黄少天和爷爷顺利地采集了所需的王不留行,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10年后】

暴风骤雨席卷了这片深林,一道电光劈下,在白色的雾气中,一个光裸的躯体显露出来。

王杰希——这株活了500年的处男王不留行,终于化形了!

周边的王不留行在雨水冲刷下哗啦啦地拍打着手掌庆贺。

“黄少天,你等着,我来报仇了!”王杰希咬牙切齿地发出低吼声,按照脑海里人类的样子变出一套衣物,大步流星地朝山底走去。

王不留行小弟A:老大原来这么记仇啊。

小弟B:毕竟他在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呆了500年,也就这件事能让他印象深刻了。

小弟C:我想起来老大化形时好像是用叶尖上露珠做镜子来着,有曲面效果...

小弟D:完了完了,要是老大看到自己的眼睛因为你的露珠原因而不对称会不会灭了我们呀...

小弟众:不要啊!!!

王杰希完全不知道后面徒子徒孙们的嘀咕,他气势汹汹地冲下山,却反应过来除了那个名字外,对仇人一无所知,只得按捺下复仇之心。

幸而周边街坊对这个话多的小伙子印象深刻,很快便给王杰希指明道路。

王杰希站在xx中医药大学门口,看着宏伟的校门,空气中弥漫的药草香味让他有种物是人非的寂寥感。

“抱歉抱歉,你没事吧。”就在王杰希愣神之际一个人影闪过,撞到了他的肩膀。

“哦,没事。”王杰希回头。熟悉的娃娃脸和发尖微微翘起的深棕短发让他一下便确认了肇事者的身份。

“黄少天?”

“哎?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话说你谁啊?好像没见过你,是我们学校的吗?哪个院的?”

王杰希扭头就走,不理后面叫喊着的黄少天。

始作俑者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毫无知觉,自己再怎么耿耿于怀也不过徒增烦恼,王杰希决定抛弃过去,做棵有抱负有理想的王不留行。

据说最能快速了解人类世界的就是网络了,王杰希拐了个弯,钻进街边的一家小网吧。

机智的他模仿前一个顾客,偷偷变出一张身份证,骗过网吧小妹,成功开启学习副本。

作为药精的他完全无需进食饮水,连续3天不眠不休地汲取着网上的知识,达成了该网吧连续不吃不喝双料记录,吓得网吧老板差点拨通110电话求救了。

差不多了解人类世界后,王杰希轻松取得了合法的身份信息,并用一些山中珍宝交换成现金,过上了衣食无忧的舒服日子。

直到有一天,他手贱点开游戏“荣耀”的界面,并再次手贱的将“王不留行” 填进无法改动的id名。

王杰希是谁啊?原身可是百八十片叶子的植物,操作几个按键那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很快,“王不留行”这个id就席卷了整个新区。

很多人开帖说“王不留行”天马行空的打法,不是人类能做到的。

王杰希看到这个帖子心里一惊,之后玩游戏开始尽量只使用双手。

“王不留行”的异样很快被好事者察觉,大家便怂恿老区的剑圣“夜雨声烦”去探探对方的底子。

“我才不干咧,我可以是堂堂剑圣,欺负新人的事情干不来。”黄少天一开始其实是拒绝的。

“黄少,我觉得对方很可能是老手在练新号,再说最近斗神也消停很久了,你要不要练练?”

好说歹说,黄少天终于答应去新区教训“王不留行”。

王杰希这边也接到了“流木”的竞技场申请,自从他横空出世,打败新区多位高手后,这种竞技申请太多了,他随手点了拒绝。

黄少天怒,一口气发了几十条申请,每条内容还不带重复的。

王杰希惊讶于对方的毅力,鼠标最终还是定格在同意上。

“你终于同意了!!!知道我发了多少条信息吗?我还是第一次被人拒绝这么多次。”

对面的怨念简直要具现化了,王杰希表示要打就打,别废话。

剑客一个转身,三段斩劈下,王杰希一时不察被偷袭成功,血条掉了不少。

经过这些天的操练,王杰希也能看出对方实力不俗,也认真对待了起来。

黄少天遇到强手,喜悦溢于言表,又多了一个pk对象。

两人打的难解难分,你来我往,最后还是经验丰富的黄少天假装露出破绽,引王杰希上钩,剑客最大招幻影无形剑即将碰到“王不留行”,王杰希躲闪和技能施放速度突然上了一个台阶,简直不像一个人两只手能做到的程度,最终“王不留行”血条勉强撑住,反倒是取得先机的“流木”倒地。

“最后怎么回事??你手速突然爆发了?还是你之前看我不起不肯用这种手速?喂喂喂,回答我啊!”

王杰希对自己情急下使用叶子操作电脑最终获胜也不觉得开心,本来想和对方解释一下,却被堵住开不了口,刚准备打字,啪的一声断电了,王杰希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有一阵没交过电费了,虽然努力在学习当人类,但毕竟比不上土著。

等到王杰希交好电费重新登录游戏时,世界语音被“流木”刷屏了——“王不留行治痛经,王不留行治痛经”

王杰希希望找“流木”谈个明白,对方却永远处于下线状态。

此后上游戏,王杰希不管走在哪条路上只要被发现id名,总能听到轻笑声。

今天的王杰希依然听到了身后传来的“王不留行治痛经”笑声,他忧郁得都变成路边一棵王不留行了。

这条路平时走的人很少,王杰希也只是想化作原型感受阳光雨露,缓解忧愁罢了,谁知几个附近医药大学的新生妹纸路过,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王杰希究竟是不是王不留行。

眼瞅妹子们商量着要将他拔出来去问老师,王杰希做好了就算被发现是妖精也要逃跑的准备。

“学妹,你们在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神?”

黄少天突然出现阻止了妹纸们的辣手摧草,“哦哦,这不是王不留行吗?你们摘它做什么?”

“少天学长,我们打算把它拔回去问老师来着。”

“这就不必了吧,你看它那么小,好不容易才长这么点点,就让他好好在这里生长吧,反正王不留行需要的是种子。”

摆脱生命之忧的王杰希,满脑子都是黄少天说的“那么小那么小”,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王杰希表示不整黄少天誓不为王不留行!

第二天,怀孕9个月的药理学老师终于回家休产假了,替班的却不是那位常常出现的助教。

“你们好,我就是代班的药理学老师,名字是王杰希,你们叫我王老师就行了。”

比起替班的事,王杰希的大小眼更让学生们讨论热烈。

王杰希无视底下的吵闹,直接点名让黄少天做课代表协助他。

原药理学课代表和黄少天一脸黑人问号:???

黄少天刚想开口,便被王杰希截断:“我不知道之前课代表是谁,但是黄少天同学在这方面很优秀,希望你能好好辅助我,在戴老师回来前交上完美的答卷。”

尽管不满,但黄少天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谁让40%的平时分还得看这位代理老师的呢。

王杰希上课以及布置作业都比之前的老师更加认真细致,严厉的堪比高中班主任,连爱睡懒觉的郑轩都不敢逃第一节课。

课代表黄少天要做的事不多,每节课前将作业发下去以及在周一将作业收齐送到老师办公室。

“王老师!你也玩荣耀?什么角色?”和王老师混熟后,黄少天的话唠本性一显无余。

“魔道学者”

“哇哇,要不要比一场,我技术还不错哦。”

本来拒绝的话都到嘴边,看到黄少天闪亮亮的眼睛,又咽了回去,“好吧。”

但一想自己最大的目标不就是整对方嘛,于是开口:“去我家吧,有2台电脑。”

黄少天跟着王杰希回了家,房屋装修得舒适宜居,黄少天惊叹一个单身老男人居然也能把房子收拾得这么干净。

一问王杰希,才知道对方在新区,等级还不够神之领域,无奈黄少天只好又用上了“流木”的号。

再定睛一看,老师游戏ID居然是“王不留行”,这下可捅了大篓子了。

王杰希咬牙切齿地说道:“原来你就是流木啊。”

黄少天背后一寒,飞快下线拔出卡,“老师,流木怎么了嘛?就一个小号而已,哈哈,话说我突然想起来我妹妹今天亲戚来了,还等着我带药回去呢。”说完就想偷偷溜走。

“别急,不是王不留行治痛经吗?我给你一点?”

“不用了老师,我到药店买点就好。”

“再后退一步,你这学期的平时分就没了。”

黄少天顿住,内心把对方全家骂了个遍,但嘴上只能求饶:“我错了老师,我不该随便卖弄自己半吊子的中药知识,不该把王不留行的作用随便乱说的。”

王杰希一听就知道他其实并无悔意,用手捏着黄少天的下巴说:“王不留行怎么啦?这么好的药,怎么到你们嘴里就成讽刺了?有没有考虑过它的感受啊?”

黄少天一愣:“难道老师你懂?”

王杰希怒极,摊牌了自己的身份:“我可是大山里来的王不留行精,我们也有尊严好吗?别把无知当玩笑。”

说罢化身原型,小叶子气的抖个不停。

黄少天第一次被一棵草给萌住了,犹豫着怎么安慰对方,最后只能说:“对不起老师,我真的不知道这种事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扰,你要怎么骂我打我都行。”

小药草往黄少天方向一跳,枝条啪啪地甩在他脸上,“你以为你对我的伤害就只有这个吗?”


黄少天反应过来,顺手接过,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这种子哪来的?你家没种王不留行吧?”

王杰希笑道:“当然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啦?你没感觉昨天晚上我的花粉都洒满房间了?”

“什么!!!!!”黄少天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哼,居然真的相信了,该说你傻还是天真呢。”王杰希摸了摸黄少天柔顺的短发,吻在嘴边,“这就算是小小的报复吧,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得很。”


那么一咪咪肉都被屏了,我是不是有开车必翻体质啊QAQ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