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王黄】王杰希三次对黄少天使用了魔法,最后一次他没有

原著向夹带私设,脑洞来自那个很有名的梗“传说保持处男之身到达25岁,就可以转职成为魔法师”。一发完结,HE妥妥的。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如果可以请往下看


王杰希,微草战队队长,荣耀职业魔道学者,操作神级角色‘王不留行’,因其变化莫测的操作被誉为‘魔术师’,土生土长的b市人。不过并没有人知道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魔法师,从他懂事起,父母一直对他耳提面命:如果到20岁你还是单身的话就能使用魔法了,每增长一岁就能多使用一次魔法,魔法也会随着年龄增大而逐步增强,一旦破除童子之身就会丧失魔法之力。

“爸,既然魔法这么有用,为什么你年纪轻轻就结婚了啊?”年幼的王杰希曾问道。但父亲只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说“等时机到了你就懂了。”

第二赛季,繁花血景强势登场,却遗憾被战神率领的嘉世斩落。在观赛区,王杰希发现了2个有意思的少年:一个是耐心沉稳的战术家,一个却是机会主义的冒险者。看罢回放,[王杰希看黄少天的眼神顿时也不一样了,这个看起来有些聒噪的家伙,原来并不只是话多,竟然发现了他都没有察觉到的东西。“你叫什么?”王杰希问道。“黄少天。”黄少天昂起头。“是有这个机会。”王杰希承认,“但是,能把握到吗?”“下个赛季,你会知道的。”黄少天用了同样的回答。“那么,下个赛季,场上见?”王杰希说着。“场上见!”黄少天说。]*

同样被战队作为王牌培养的两个风华正茂的少年,在百花黯然离场的台下做出了约定。

第三赛季,王杰希如约作为新人,登上了荣耀职业联赛的战场,去年那个叫嚣的小个子却没有出现。看到身着蓝雨战队外套的人群走过,王杰希最终还是按耐下询问的心情,也许去年那个小子没有他说的那么厉害,被刷下去了?

当第四赛季,黄少天作为新人站上蓝雨发布会时,王杰希没注意到自己居然松了口气。多话的黄少天一加入职业选手群就像是一滴水掉进油锅,噼里啪啦炸开了锅,每次王杰希打开QQ,职业群就显示消息99+,基本上都是黄少天无意义的信息以及求PK信息。被邀请PK最多的就是战神叶秋,不过次数一多,叶秋开始用各种理由推脱,气得黄少天在群里刷屏无数次。

[要不要和我比一场。]王杰希突然在群里回复。

[好啊好啊,房间xxx不来是小狗!]虽然不熟,但黄少天知道对方是微草王牌,技术自然在职业队伍里也是名列前茅的。

两人打得难分上下,最终王杰希以微弱优势获胜,黄少天不服继续邀战,直到喻文州催促他该睡觉了才恋恋不舍地下线。

第四赛季,霸图最终打破了嘉世王王朝的神话,品尝到了甜美的冠军果实。

第五赛季伊始,微草的配合便展现出了新的态势。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逐渐隐匿在团队合作中。他的牺牲换取了团队的胜利,只是黄少天偶尔会在pk时抱怨他的打法不如以前变幻多端了。

第六赛季,没能调整好心态的微草,被黄少天的垃圾话搅乱阵型,含恨让出桂冠。

看着领奖台上意气风发的黄少天,王杰希既落寞却察觉到自己心跳逐渐加快,仿佛要跳出胸膛。他摆出身为强队队长的脸,官方口气地向蓝雨道贺,黄少天也有情商,自己夺了别人的冠军再开嘲讽也太过分了,便也很客套地说只是运气罢了。

回到房间的王杰希刷了会微博,果然下面评论都是粉丝的安慰。他鬼使神差地点进了一个迷妹分享的链接,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链接到了LOFTER上的一篇王黄文,写的是微草被蓝雨打败后,王杰希让对方王牌安慰自己,把人约到房间酱酱酿酿的故事。人物完全ooc,王杰希看着里面邪魅狂狷的自己差点没把两只眼睛瞪一样大了。不过作者写肉的功底深厚,鲜肥可口,看得王杰希都有感觉了。

看完后王杰希忍不住点击了文下的“王黄”tag,崭新的道路出现了。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和黄少天在别人眼里可以有那么多种相处方式,不过让他郁卒的是粉丝基本上不知道两人私下的交流,王黄的粮食特别少。如果说x黄文多到能让人挑三拣四,那王黄文则少到让人饥不择食。

明明自己和黄少天pk次数也不少好嘛!怎么都只知道黄少天找叶秋pk的事啊!王杰希闷闷地想。难道只有拿到更多的冠军才能让他只注视我吗?

新赛季微草再次回归王座,微草众都能安心地过个夏休期了。只有王杰希郁郁寡欢,自从决赛后,黄少天已经很多天没联系过他了。

知道自己怎么都不可能比得上与黄少天朝夕相处的蓝雨队员,王杰希给自己的定位是可以随时pk的劲敌。但最近一整周黄少天都没联系过他,难道叶秋终于肯和话唠pk了?

想着想着,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正是王杰希朝思暮想的那个人。

黄少天趁着假期来B市旅游,毕竟不到长城非好汉,他可是早就想来观光了。于是联系王杰希,想让他做个旅游推荐。没成想王杰希居然会答应当他的私人导游,黄少天便乐颠颠地拖着行李箱踏上了飞机。

B市景点数不胜数,王杰希只推荐了精品景点。黄少天深刻体会到了有个旅游胜地亲友的好处,几天的行程他是逛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天傍晚,王杰希带着黄少天去吃极负盛名的烤鸭,油滋滋的外皮被烤的金黄,加上翠绿的黄瓜和特制调料,用白色面皮一卷,吃的人舌头都差点被咬到。

黄少天第一次吃正宗的B市烤鸭,自然是细细品味。等到两人吃饱喝足已经到了9点多。王杰希看他肚子吃得鼓鼓的,躺在座位上不想动弹,于是提议到附近一条风景河区走走,顺带消消食。

夏风习习,吹得黄少天有些昏昏欲睡。

为了解闷,王杰希开口道:“你看那边那对情侣,等会就会吵架了。”

黄少天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一对小情侣搂搂抱抱地亲的正嗨。

“不可能吧?明明这么黏黏糊糊。”黄少天话刚说完,只见情侣中的女生狠狠甩了男人一巴掌,转身就走,男人气的在后面大骂。”

“王杰希,你这大小眼还带看相功能的啊,你会算命吗?。”黄少天惊叹。

“我不是算命的,我是魔法师。”王杰希很认真的说。

不过明显黄少天把他说的当成玩笑了,“别以为你玩魔道学者就是魔法师了,有本事秀一秀你的魔法啊,比如把那棵树变走之类的。”

“幼稚。”

黄少天炸毛:“王杰希你不要以为你不开口我就看不出你那对大小眼里的鄙视了!”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说话,远处突然传来呼救声,“救命啊,有人跳河啦!”

黄少天一下蹿了出去,王杰希只好跟着跑,来到河岸边果然看到一个女子在河中心挣扎。那女子是从桥上跳下来,正巧桥上有车驶过,看到她在桥上爬上护栏,刚想劝阻,人就跳下去了。不然这深夜里一条人命就要被江水带走了。

黄少天赶紧脱下上衣,往王杰希手中一塞,“帮我看着”,然后跃入水中。

海边长大的黄少天对自己的水性还是很有把握的,他还是很快便游到了女子身边,虽然这女子是自己跳河打算自杀的,但当河水呛进肺部,死神来到头顶时她开始留恋活着的时光,忍不住挣扎着求救。看到黄少天游过来,马上就像八爪鱼一样牢牢抓着对方。黄少天一时被勒的喘不上气,让他施展不开身手,嘴里念叨着,“放松点放松点,我会救你的,别怕。”

但女子已经被冻得发傻,死命拽住这根救命稻草。河岸上的三三两两的人群也都在大喊让女子放手,却没什么效果。眼瞅着黄少天在水中浮沉,王杰希果断使用了魔法。

黄少天突然感觉全身变得轻盈,水的阻力也基本消失,他轻松拖着女子抵达了河边。河边上的人找来了竹竿,把他们两人安全拉上了岸。

被救的女子呛进了不少水,瘫在地上咳个不停,旁边的人赶紧给她做紧急处理。黄少天一上岸就被风吹得直哆嗦,他赶紧找自己的衣服,却发现王杰希倒在了地上,眼睛紧闭,一脸痛苦。手里紧紧抱着他的衣服。

“王杰希你没事吧?喂喂,王大眼王大眼,你怎么了?别吓我呀”黄少天这时也顾不上穿衣服,赶紧用手测了测王杰希鼻下气息和脖颈上的脉搏,庆幸的发现对方虽然昏倒了,但呼吸顺畅而且脉搏跳动有力。

救护车很快抵达了现场,把女子和王杰希都带走了,黄少天自然是跟着去的。

王父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儿子就知道他肯定是因为使用魔法才脱力的,放心地安慰了黄少天几句就离开了。

凌晨太阳还未升起时,王杰希才转醒,一睁眼就看到黄少天坐在一旁,眼睛红通通的。

“王杰希你终于醒了,知道我有多担心不,明明救人的是我,看上去受伤的却是你,吓死我了快,还好医生说你只是因为疲劳过度而昏迷的。”黄少天一边唠叨一边按铃叫护士。

医生给王杰希做了全面检查,确定他身体没问题,在一旁看着的黄少天总算舒了口气。他下楼去医院食堂打了份稀饭上来,把王杰希扶着坐起来,用勺子挖了满满一勺热粥,吹了吹才喂给王杰希。

吃罢早餐,王杰希也从黄少天那里听完整了事情的后续。跳江的女子失恋加上失业双重打击,一时没想开。接受心理医生的开导后已经稳定多了,王杰希昏迷的时候还来看望过一次,并向黄少天道谢。

“那个时候是你使用了魔法吗?”黄少天冷不丁问了一句。

“就在我感到痛苦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突然身体就变轻松了,而且很顺利地到达了岸边,反而是安全待在河边的你却晕倒了,别告诉我你只是因为太累才昏过去的。明明这几天你都没怎么操心战队的事。”

王杰希倒也没想隐瞒,“之前就说过我是魔法师吧。”

“那你也太惨了,明明大部分功劳都是你的,结果现在都落到我头上,虽然你是对手,但还是谢谢你救了我和那个女人。”

“没事,反正我也不是为了那点荣誉救你的,真要感谢的话就好好磨练技术吧,别让我觉得卫冕太轻松啊。”

“第八赛季冠军肯定是蓝雨的,我们蓝雨能打断你们连霸一次就能打断第二次。”黄少天突然反应过来,“既然你会魔法,不就可以直接让微草获胜吗?”

“我自己能做到的事,为什么要用魔法?”

“总觉得你这大小眼刚刚又鄙视我了。”

“你的错觉。”

顿了一秒,王杰希解释:“魔法没那么容易使用的,从我20岁开始一年也就多一次使用魔法的次数罢了。第七赛季结束后我刚过了23岁生日,刚好能用四次魔法,希望你的表现不会让我觉得这次机会被浪费了。”

“嘿嘿,才不会浪费咧,新赛季你就等着瞧吧。我会让你后悔让我这位剑圣站在你们微草对立面的!话说都有谁知道你会魔法啊?”

“除了父母就是你了。”

黄少天突然感到责任重大,“你这么把魔法师的秘密告诉我好吗?”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你会乱说出去吗?”

“哼~当然不会,虽然我的话有时候是多了些,但还不至于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那话叫有点多?都多成黄河——滔滔不绝了吧。”

“喂!王大眼!”黄少天刚想怼回去,便听到敲门声,微草的几位队员拿着鲜花水果来探望队长,黄少天只好硬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队长和黄少关系真好啊。”刘小别感慨。

“才不好咧,”黄少天下意识反驳,“额,只是因为刚好夏休期在这边旅游,又正好撞上他晕倒没办法才留在这里的。”

不管黄少天怎么说,微草众人都是一脸“你不用解释了,我们都懂的表情。”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肯定和微草八辈子不合,尤其是微草队长,肯定上辈子有血海深仇。

看到黄少天郁闷的表情,王杰希不自觉地翘起了嘴角,不过很快便恢复了冷静。

魔法施展本身并不会对王杰希造成伤害,当天他便恢复健康可以出院了。反倒是黄少天不放心,硬是跟着他转了几天才放心地乘上飞机回G市。夏休期时间还长,但黄少天可没忘记自己在王杰希面前甩下的狠话,他几乎天天宅在家里训练,职业群里大部分人被他骚扰遍,几乎各个都被邀请pk过。他的热情也点燃了蓝雨的获胜之心,连没太大欲望的郑轩也跟着训练了好几轮。

果然第八赛季一开局,蓝雨势如破竹地夺得了积分赛排行的榜首,第二个冠军仿佛近在咫尺。

蓝雨在与微草的积分赛中,通过团队赛的胜利顺利取得全场比赛的胜利,但黄少天仍对之前个人赛输给王杰希耿耿于怀,赛后和喻文州请了个假便跑到微草休息室去找王杰希。

“大眼大眼,刚刚一局确实是我输了,但我不服气,我们再去pk几局。”

王杰希却出人意料的拒绝了,只推脱有事便把人赶走了,气的黄少天在宾馆外转悠了几圈,差点没被保安当成嫌疑犯。

王杰希很早便清楚地知道了自己对黄少天的心意,却在这次比赛中,也痛苦地认识到黄少天明显只把自己当成对手,说好听点,也许算是朋友,但不可能把自己列入恋人的考虑范围。王杰希掏出手机登入LOFTER,把一个月的王黄粮啃完,终于下定了决心。

有了上次使用魔法的经验,他回到家中,给父母打了个电话预警,之后便躺倒在床上施展他的第二个魔法。

等到王父赶回家中时,王杰希已经不省人事了,只能生气的骂道:“这臭小子,真以为魔法是这么简单的东西?居然第二次就敢施展这么大的魔法,躺个十天半个月都不为过。”

好在离微草最近几场比赛间隔时间都很长,虽然王杰希的缺席让队伍一时缺少主心骨,错失了一次胜利,但微草总体在积分榜上并没有落后。

得知王杰希昏迷住院的黄少天,第一时间便打电话过去询问,只能得到官方放出的消息。

王杰希清醒的消息一被披露,黄少天的追命连环call就接二连三的打了过来。

“王杰希王杰希,王大眼王大眼,听说你又昏倒了?这次都十多天了才醒过来,新闻说你是为了微草的胜利太操劳,我才不信,你是不是又使用魔法了?还是上次使用魔法的后遗症还没消除?”

王杰希被吵得头疼,却还是耐心答复“你猜对了,我就是使用魔法。”

“哎哎哎?什么魔法?上次你就晕了半天而已,这次怎么这么久?”

“不告诉你。”

“喂喂喂,王大眼,我好歹也是知道你会魔法的小伙伴之一好不好,你这样对我真的好吗?”

“你猜吧,猜中了我就以身相许。”

“呸呸呸,谁要你以身相许啦。”

“嗯,那你以身相许也行。”

“滚滚滚滚,要娶也要娶我们队长这样温柔贤惠,宽容大度的人。”

“所以你和文州被fans投票为荣耀联盟最配的一对。”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过了半晌,黄少天突然说:“我和队长不是那种关系,那个投票是粉丝乱猜的,毕竟我们从训练营开始就一直在一起。”

“所以我很嫉妒喻队。”王杰希突然插嘴说了句没头没尾的话。

黄少天一紧张,话又多又快:“虽然你醒了,但是听声音还有些虚弱,好好休息吧,就不打扰了,荣耀赛场见。”

挂断电话的黄少天心砰砰跳个不停,内心锤了自己无数拳:我白痴啊,我和队长的关系干嘛要和他解释啊,现在越描越黑了,还有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啥意思?不不不,我要冷静下来,不能中了敌人扰乱军心的计谋。

听到电话中嘟嘟的忙音,王杰希有些高兴却也无奈:那家伙应该算是开窍了?

这次之后黄少天似乎躲着王杰希,连全明星赛上碰到了也只是尴尬地说了几句无营养的话,完全没了以前怼人的气势。

赛毕,黄少天离席,王杰希跟了上去。

“王大眼,你跟着我干嘛?我去洗手间。”

王杰希一本正经的说:“我才没跟着你,我也去洗手间。”

“可你他喵的跟着我到隔间门口干嘛?旁边多的是空隔间啊!”

凭借身高优势,王杰希一把把黄少天推进厕所小隔间,并锁上门。

黄少天开始没防备,被他得逞了,反应过来后开始死命挣扎,嘴里也叨叨个不停。

“你要是想明天荣耀新闻头条是我们两人从同一个洗手间隔间出来的话就继续叫吧。”王杰希按捺住额头暴起的青筋,冷淡地说出威胁的话语。

黄少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狠狠地瞪着王杰希,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要干吗?”

“谁让某人总是用各种理由躲着我。”

“谁躲着你啦?我们是对手对手好吗?要是黏在一起相亲相爱那才奇怪呢!”

“可是我希望和你相爱啊。”王杰希语出惊人,黄少天眼睛都要惊得脱眶而出了。

王杰希继续放了个大招,凑到黄少天耳边说:“我爱你。”

黄少天感觉自己像是被魔道学者的星星射线给击中了,脑子晕乎乎的,眼冒金星。

他察觉到自己的心像是要跳出胸膛了,脸也变得火辣辣的。

王杰希觉得很有意思,于是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红得要滴血的耳朵。

黄少天吓得一下坐到了马桶盖上,心砰砰跳的欢快。看到他的窘样,王杰希扭头笑了起来。

“你!...你不会对我用了魔法吧?”黄少天气急,心里想:我这样还不是因为你!

王杰希认真地注视着他,说道:“我不会把魔法浪费在我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上,为啥不听听你自己的心声呢?”

黄少天愣住,随即推开王杰希,打开门冲了出去,这次王杰希没有阻拦,毕竟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何况这只傲娇的猫咪呢。

黄少天这辈子没跑这么快过,几乎是一口气跑到了蓝雨席。

“少天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队长放心,我就是跑的有些喘不上气。”

“黄少,你怎么像是被鬼追一样跑回来啊?”

可不就是见了鬼了吗,王杰希那家伙居然会在厕所里表白,这以后万一真在一起了,回忆最初告白的地方这也太丢人现眼了。黄少天思绪早就飞得不知去哪了,但嘴里说的理直气壮,“去去去,我这不是怕耽误你们两的事了吗?”

喻文州和于锋对视一眼,都没有戳破他的谎言。反倒是黄少天被他们两盯得心里有些毛毛的,但想着多说多错,把嘴边的话憋了回去。

全明星赛后,赛事变得紧凑,王黄两人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黄少天全身心投入到荣耀中,向着蓝雨的第二冠发起冲击。

遗憾的是最终局中,还没轮到他上场,蓝雨便败在黑马轮回的手下。第一次,黄少天在赛后采访只说了一句“我什么都不想说”。

回到宾馆,黄少天连洗漱都提不起干劲就倒在了床上。回想起今天的比赛,忍不住拿起枕头丢了出去。发泄了一番后又开始唾弃自己的行为,把脸埋进被子里,默默流泪。

电话响起,黄少天一动不动,直到铃声消失。但对方明显更有毅力,被铃声吵得想关机的黄少天看到来电人,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起来。

“喂,王大眼啊,如果是嘲讽就免了,我现在心情不好。”

“你做的很好了,蓝雨也尽力了。”

听到对方柔和的声音,黄少天一下没忍住,眼泪又流了下来。

“你哭了?”

“才没有!”不过从电话里传来的鼻音明显出卖了黄少天。“我可是堂堂剑圣啊,怎么可能这么脆弱”

“你在我面前哭没关系的哦,在魔法师眼里,所有人都是脆弱的。”

“哼,又给自己贴金了,微草全员知道你这么自恋吗?”黄少天声音突然弱了下去:“不过现在我还是第一次这么想见到你。”

“那就来见我啊。”

眼前景色一变,周边是温馨而熟悉的房屋布置,黄少天躺在软软的床上,王杰希紧闭着双眼躺在一旁。

“这混蛋,居然又使用了魔法,还说不浪费咧。”黄少天气嘟嘟地一掌拍在不省人事的王杰希脸上。

空调温度开的很低,不一会黄少天也缩进了被子了,看着他发呆,“睡着的样子还挺帅的,大小眼都看不出来了哈哈。”

“还说要我在面前哭呢,都晕了哭给谁看啊。”黄少天干脆把王杰希的衬衣当成了纸巾,把眼泪鼻涕都擦干净了。隔着衣服,他听到王杰希平稳的心跳声,突然觉得安心不少,再加上之前哭累了,于是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仆一睁眼,就有一双不对称的眼睛盯着自己,黄少天蹦了起来。

“喂喂,你就这么对待当了你一晚上抱枕的人?”

“明明是你滥用魔法好吗!你这个半吊子魔法师。”

“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在我衣服上又是流鼻涕又是流口水的。”

黄少天看到王杰希胸口衣服上一片污渍,顿时不好意思地说:“我帮你把衣服洗干净还不成嘛!。”

王杰希抬手解开衬衣扣子。

“喂喂喂,王大眼你干嘛,耍流氓啊?”

“不是你要帮我洗衣服的吗?不脱下来你怎么洗?”

“...”黄少天总算也无语一回。

王杰希把上衣脱下来扔到一边,黄少天直起身子准备拿起衣服,突然一下被王杰希扑倒在床上。

“喂,你干嘛?”

“帮你啊。”说罢王杰希的右手抚上了黄少天的两腿之间,很快小少天便抬起了头。“你看,都这么精神了,憋着对身体不好哦。”

“啊,哈啊,还不是你...”黄少天全身的触感仿佛都集中到了那一点。

“讨厌吗?”

尽管第一次被别人触碰私密的地方,但意外地黄少天只觉得舒服,并不排斥。

看到黄少天爽到说不出话的表情,王杰希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他右手继续抚慰着小少天,左手揉捏着厚实软绵的臀瓣,并慢慢伸向后/穴。

黄少天感觉到菊花处凉飕飕的,刚想叫喊,便被王杰希直接吻住了那张平时总是不饶人的嘴,灵活的舌头撬开黄少天的牙齿,两人的唾液搅在了一起。开始黄少天还有些挣扎,不过介于自己的小兄弟还在别人手里,不敢太大幅度动弹。但他的眼神逐渐迷离,沉醉在了快感之中。

等到小雏菊被塞进大黄瓜的时候,黄少天想哭的心都有了,都怪这混蛋吻技和手法太好了,不然自己才不会被色诱的,话说他技术这么好,难不成之前有丰富的经验?

碍于黄少天是第一次,王杰希没忘记用了套子,但黄少天还是被摧残地如同风中残烛,虚弱地躺在床上。

“王大眼你这混蛋,太过分了啊,老子可是第一次啊啊啊,居然就做了3次,混蛋混蛋,我可是从没想过做下面这个的。”

“抱歉了少天,我也是第一次,你里面太舒服了,所以一时没忍住。”

“闭嘴闭嘴,反正都是你的错!你要好好补偿我。”

“好好,会补偿的。”王杰希欣然同意,但接着话锋一转:“但是你也喜欢我吧?”

黄少天习惯性反驳:“我才不...”

王杰希用手捂住他的嘴巴,打断了他的话:“现在我要使用最后一次魔法了——让黄少天只能对我说真话,少天,你爱我吗?”

“喂,王大眼,你又把魔法用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面!你爸妈会哭的啊!”

“少天,别转移话题,你爱我吗?”

看着咄咄逼人的王杰希,黄少天扭过头去,梗着脖子嘴犟道:“讨厌你...”他把头转回来,恶狠狠地盯着王杰希接着说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嘛!”

尽管并没有用上魔法,但王杰希还是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果然自己能做到的事为什么需要魔法呢?之后还有很长很长的日子,他坚信就算失去魔法,也能让自己和黄少天继续幸福下去。

——后记——

第一个魔法:让黄少天平安回到我身边。

第二个魔法:让LGBT和异性恋一样归属正常现象。

第三个魔法:让黄少天马上来到我身边。

第四个未施展的魔法:黄少天只能对我说真话。

王杰希从不后悔自己使用的魔法,也不可惜最后未用上的魔法。他懂了父亲当时笑容的含义:魔法确实很强大,但总会遇见一个人,让你心甘情愿地献上所有魔法之力,只为将他留在身边。


评论(1)

热度(53)

  1. 王黄推广月市梨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被屏蔽了,重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