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周黄】见神 02

道士周x山神黄

    蠢作者犯傻,查了一下基督教是不信轮回的,但是为了切合原作的队名,所以把原先设定的神父改成道士了,不要介意哈。

01怎么都打不开地址...不嫌烦的话麻烦点头像进主页看(有谁知道是什么情况吗?手机可以打开,电脑上只能点开预览,看不了全页面的那种,所以也没法复制地址)

    作为山神,黄少天对于时间流逝总是没有什么概念,当年一起嬉笑玩闹的小和尚们均已成长为英俊潇洒的男子汉了,而他始终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当时被嘲笑手残的喻文州如今接过主持的担子,他不仅足智多谋,外貌上更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吸引了大批小女生,蓝雨庙的名望在他的带领下更上一层楼。

    这10年间蓝雨发生了一件比吊车尾当上主持更重要的事,蓝雨山诞生了第二位山神。按理说一山不容二虎,某座山一旦有了山神,山神除了必须保护这座山外,也能占据山中大部分天地灵气,同时会严格把控山鬼的修行速度,一旦发现精怪有突破成神的苗头,便将其扼杀。黄少天生前就是坚守道义之人,不屑做害人(鬼)之事,所以只要精怪们老老实实修行,他根本不会限制。若鬼怪一旦有害人之意,黄少天绝不留情,冰雨神剑出鞘,必定斩妖伏魔。

    新山神名为卢瀚文,是蓝雨信徒的孩子,刚出生时便身体虚弱,几乎夭折,当时的主持开了几服药让他咽下后才勉强保住口气,但也明确告知其父母这孩子没有活到成年的可能性。果然在十五岁那年卢瀚文因一场风寒再也没有醒来,父母早就有心理准备,这十多年也不拘着他,支持他做所有喜欢的事情,因此也不算太多遗憾。这也让卢瀚文没有带着不甘离世,成了少有的不带怨气的鬼魂。

    黄少天对一直能保持着纯真的卢瀚文照顾有加,保护他不被别的鬼怪欺负,还细心教导了他修炼的方法和剑术,这才让卢瀚文以坐上火箭般的速度成为了第二位山神。卢瀚文也确实没让黄少天失望,他继承了黄少天的正义感和使命感,全心全意守护着蓝雨。这下本来就很安逸的蓝雨山更加平静了,闲的黄少天都无聊到没事就去拔后院养的鸡群的羽毛了。

    为了避免从此与白斩鸡绝缘,喻文州觉得自己必须和黄少天谈谈。

    “少天可以不再骚扰庙里的鸡群了吗?养鸡的小和尚们哭着跟我抱怨了。”

    黄少天刚想表明自己只是好心去帮忙的,就看到卢瀚文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黄少,主持!外面来了两个道士,说让主持去见他。”

    黄少天一听,终于有事干了,赶紧催促喻文州:“走走走走走,去见识一下是哪里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头居然敢到蓝雨庙来砸场子。”

    等他们到了殿前,却发现里面被围的水泄不通。无意目睹了整个事情发生过程的郑轩简单介绍了情况:“压力山大啊,那两道士穿着正式的道袍,长得又帅气,这不就一下把小妹子们都吸引过去了?”

    “啥啥啥?主持,这绝对不能忍了,简直就是拿着移动卡非要到联通那里充钱,还骗走了对方的一大批女性顾客嘛!”黄少天义愤填膺道。

    “少天你真该少看点电脑了,还有这比喻真的不恰当。”

    喻文州喊上几个和尚,从人群中推出一条道把他们带到禅室里,总算是逃脱了骚乱。

    还没等黄少天看清人脸,对方突然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他,用脸蹭了蹭黄少天柔顺的发丝,说道:“我好想你,”

    因为这气息实在是太熟悉,黄少天一时不查被人钻了个空子,缓过神后,用力把人推开,“靠靠靠靠,你谁啊?怎么乱抱人呢?”

    看着对方委屈不言的样子,和黄少天脑海中某张脸重叠在一起,“你…你是周泽楷?”

    周泽楷马上恢复了元气,笑着回答:“嗯。”

    看着那双熠熠闪光的眸子,黄少天暗想:怪不得会察觉不出他的突袭,之前留下的那股神火让他身上沾满了我的气息。

    黄少天想起了什么,问道:“奇了怪了,你怎么可能触碰到我?只有天生就带有特殊能力,并且经过种种训练人才能做到,你满了12岁后连看都看不到我,明显就没有这种才能。”

    “我去了轮回。”周泽楷依旧言简意赅。

    “轮回就是近几年因屡现神迹而名声大噪的道观吧?”喻文州对外界的发展一直持续关注。

    “多谢主持谬赞,也没有您说的那么有名,”另外一位道士看上去和和气气,“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江波涛,旁边这位是周泽楷,我们都是来自轮回观,这次是有要事相商才来贵地打扰。”

    伸手不打笑脸人,喻文州也笑眯眯地和对方交谈起来。原来此次江波涛等人前来是为了解决一起失盗事件,若是普通财物被盗也不会需劳烦道士帮忙,但这回情况异常恶劣,被偷走的是近似神器的招魂幡,如果被人恶意使用后果不堪设想。目前查到蓝雨所在的G市附近有不正常鬼魂聚集现象,因此两人被派来调查,不过毕竟到了蓝雨领地,所以还是先和主人打声招呼,要是能请蓝雨也派人帮忙就更好了。

    喻文州也早就察觉了不对,有让人先去查看过,但没有找到原因,如果真的是招魂幡的影响,这一带都会被波及,于是同意了江波涛的提议。

    因蓝雨出现了第二位山神,黄少天的活动范围不再局限在山中,他自告奋勇要一同前往,喻文州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便同意了。

    有山神相助,对于江波涛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周泽楷则从进门到现在,视线就没离开过黄少天,这下能一起行动,头都点成小鸡啄米了。

    距离山越远,山神的能力会相对削弱越多,还好发生异变的地方离蓝雨山很近,简直就是撞在了枪口上。

    黄少天一路叨叨叨,让江波涛深感佩服,不愧是神,这语速和持久力不是盖的,不过江波涛更佩服的是周泽楷,居然能把这么多话都听进去还不嫌烦,偶尔还能回答两句。

    趁着周泽楷去买水的空档,黄少天问:“对了对了,小江,你和周泽楷熟吗?我快十年没见过他了,他这几年过得怎样?能成为道长看来修行不错,还有我记得他以前不是看不到鬼魂吗?怎么突然就开窍了呢?”

    江波涛没想到黄少天会突然对自己说话,不过他反应极快:“周道长比我早两年进入轮回道观,他的能力很出色,大多数鬼魂都难近其身,师傅们都觉得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驱魔苗子,费了很大功夫才说服他父母同意。”黄少天心里暗暗自豪:多亏了我的神火吧。

    江波涛继续说道:“周道长的双亲都很有钱,根本舍不得让独生子去做道士。不过听说是因为当时周道长被鬼怪缠身,虽然那些鬼怪伤害不了他,却给周围的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父母无能为力才将他送到了轮回。”

    “不可能!鬼怪怎么可能会缠着那家伙!”黄少天大吼,看到江波涛被吓到的样子,收敛了一下表情,放轻语气:“啊哈哈,我只是奇怪罢了,怎么会有人既吸引邪物却不会被邪物伤害。”黄少天心里的疑惑更甚:有了我的神火只会辟邪,为什么会有鬼怪还敢缠着他?

    江波涛也不在意黄少天突然的打断,接着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周道长在进入轮回前就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所有的鬼魂,不像我,看得模模糊糊的,有时候还要借助神水。”

    像是印证江波涛的话一般,刚买完水回来的周泽楷身边果然多了个黑漆漆的影子,垂涎地想要吞噬掉他,却又惧怕着什么一般只能在周围晃荡。突然恶灵察觉到逐步接近的黄少天,挣扎着想逃跑,却已经晚了,江波涛用早就掏出道符把它困在了一个看不见的牢笼中。

    这恶灵形成刚不久,连人形都维持不了,对各种诱惑的抵抗力不高,能造成的伤害也不大,正适合当领路的跑腿。黄少天扯下发丝将一头捆住恶灵的一角,另一头绑在手指上,然后让江波涛撤掉咒符,恶灵像是撒了欢的野马溜得影子都看不见了。

    虽然平时很不正经,话唠的表象更是让他作为神的形象大打折扣,但黄少天的实力毋庸置疑。很多鬼魂修炼多年都做不到自由幻化身上的衣物,只能老老实实披着生前最后一套装备。黄少天不仅能做到随心所欲地改变身上任何物品,这也是他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现代人一样的原因,甚至能做到任意变化身体形态。他将那根头发无限延长,像是放风筝一样把恶灵吓走,如果这附近真的存在招魂幡,只要那只恶灵被引去,他们就能顺藤摸瓜,顺线抓小偷了。

    诱饵已经放出,就等鱼儿上钩了。于是他们回宾馆休息,养精蓄锐。看到黄少天很自然地就往周泽楷房间走,江波涛问:“黄少,需要帮你也订间房吗?”

    “不用不用,浪费那钱做啥,我又不睡觉的。”

    但是周道长要睡啊,你要是聊起天来,这几个周道长都承受不来啊,江波涛本意是想保证周泽楷能休息好,谁知当事人反而一脸别坏我好事的表情,乐滋滋地把黄少天请进了房。江波涛表示:好人难当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