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周黄】见神 01

    啊哈哈哈,我也终于写一次架空啦啦,设定是道士周x山神黄,可是因为我太罗嗦了,导致第一章写了5500多字还在写楷神小学时候的故事...作者坑品不保证,文笔不好,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肯定HE,如果没问题的话请往下吧。

=============================================

我有罪。。。居然写到第二章才发现了一个大bug,本来想写小周是轮回教堂的神父,后来查了一下发现基督教是不信轮回的(和教义相悖),但是为了切合原作的队名,所以把原先的神父改成道士了(跪)。之前设定是神父只是觉得帅而已,还可以玩叫爸爸梗,结果坑了自己。因为蠢作者不信教的(我们信仰共产主义www)所以尽量不写宗教相关的东西以免出纰漏,如果有错误,请指出。

=============================================

    周泽楷,10岁,跟着职位调动的父亲第一次来到G市。作为唯一的插班生,他受到全班的注目,不过女生多半被其可爱精致的外貌吸引,而男生则对他充满莫名的敌意。这时班级里已经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团体,作为初来乍到的新生,加之周泽楷本身比较内向,不善言谈,他理所当然的被孤立了。

    大人不懂小孩子间的弯弯绕绕,只觉得周泽楷太沉闷了,总是鼓励他多去和同学交流。周泽楷只得鼓起勇气,问同学——一个胖乎乎的男生:“可以…一起玩吗?”

    这小孩平时就对周泽楷这种装酷吸引女生的家伙看不惯,现在正好撞在了他枪口上,刚想拒绝,转念一个灵光闪过,偷偷笑:“可以啊,不过玩什么你要听我的。”

    周泽楷点点头,于是小胖子带着他去和男生们碰头,很明显这个小集体并不欢迎周泽楷,带着眼镜的男孩拉过胖子悄声说:“老大,你怎么把这小子带过来了,我可不想和这闷小子一起玩。”

    小胖子嘿嘿两声,偷偷说:“放心,我也不是真想和他一起玩,不过是我爸老让我带他玩,到时候找个理由把他丢在蓝雨山上,看他不吓哭哈哈。”

    四眼小子有些于心不忍,但想到自己喜欢的隔壁班莉莉居然也在下课时专程到班里来偷窥周泽楷,狠下心说:“我知道了,老大,我这就和兄弟们说去。”

    蓝雨山坐落在学校的后门口,海拔不高,景色和普通的山看上去没什么两样。这座山因其庙而闻名四周,传说蓝雨庙有求必应,所以香火旺盛,信徒无数。不管信不信神,一般人都不敢在山上胡来,周围的家长很放心让孩子去山上玩耍。

    到了山顶,小胖子说:“好了,下面我们玩捉迷藏,周泽楷你闭上眼睛数到100才可以来找我们。”

    “嗯。”周泽楷乖乖地闭上眼睛,轻声数了起来:“1,2…”几人看周泽楷听话,暗笑他傻,然后集体嘻嘻哈哈地下了山。

    “…99,100。我可以开始找了吗?”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询问道,等了半晌无人应答,他松开遮住眼睛的手臂,入眼满是参天大树,虫鸣鸟叫不绝于耳,远处蓝雨庙传来悠扬的钟声。周泽楷沿着山道慢慢搜寻众人,从太阳当头一直找到夕阳西下,丝毫没有发现小伙伴的踪迹。

    正当他打算重新从山顶开始寻找时。旁边有人看不下去了。

    “喂,小鬼,天都要黑了赶紧回家吧,那些人早就回去了。”一个声音从树上传来,周泽楷抬头一看,一个棕色短发青年坐在枝桠上,嘴里不停地唠叨:“我说你怎么那么傻啊,明显这些人就是把你故意丢在山上的,你还找了这么久,就是个死脑筋。”

    周泽楷闻言,伤心地说:“我知道,但想和朋友一起玩。”

    听了解释,青年愣神,从树上跳了下来,仿佛身体没有重量似的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哈?这也叫朋友,摆明就是欺负你的混蛋嘛,以后交朋友的时候擦亮眼睛,别又被骗了,话说天快黑了,小孩子赶紧地回去,虽然蓝雨有神守护,但总有漏网之鱼,别被孤魂野鬼给缠上了。”

    “谢谢。”周泽楷还想再问些什么,青年已经挥了挥手,消失在树丛间,见夜幕逐渐降临,他默默走回家。

    小学的课总是结束地特别早,第二天一上完课,周泽楷就背上书包风一般地冲出教室,爬到蓝雨山上。

    周泽楷昨天没来得及问青年的名字,不过他直觉对方就在附近,于是开始在山林里大喊:“神仙大人!”惊起飞鸟一群群。大概过了10多分钟,他喉咙已经吼得干涩,掏出包里的水壶喝了一口,发现昨天的棕发青年又出现了。

    “叫啥叫啊,吵得附近的树精都来抱怨了,所以我才讨厌小孩子,真麻烦,说吧,什么事找我?”

    “神仙大人!”周泽楷满眼欣喜溢于言表。

    “停停停停停停,虽然我是蓝雨山的守护神没错,但是神仙大人这个称呼也太刻意了,我叫黄少天。”

    “少天大人?”

    “……你还是直接叫我黄少算了吧。反正庙里那些小鬼也都是这么叫的。”

    周泽楷崇拜地看着对方:“黄少,昨天谢谢你!”

    黄少天很少被人用这种孺慕的目光盯着,不太好意思地轻咳了一下,说:“那没啥,谁让你到蓝雨山了呢,我作为守护神肯定得注意一下嘛,要是有小孩子在蓝雨失踪了或者遭遇不测那也太有损我剑圣的威严了。你的谢谢我已经收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我还可以找你玩吗?”

    “哈?你这小孩别得寸进尺啊,我可以是神仙,常人都难见的,哪有空和你玩,我每天操心蓝雨都要忙不过来了。”

    被拒绝的周泽楷眼泪汪汪眼瞧着就要掉金豆豆了,黄少天一下慌了神,“你们人类不是有什么学校嘛,去交点朋友自然就有人一起玩了。”

    “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过了会深深叹气说:“唉,没办法,谁让我就是这么好心呢,既然都在你面前露面了,也就不差这点时间了。”

    “谢谢你,黄少!”周泽楷瞬间阴雨转晴,大声致谢。

    看到粉嫩的团子努力仰头望着自己,黄少天一时兴起,用拇指和食指捏了捏周泽楷带着婴儿肥的脸颊,手感不错,比想象中还要软绵。周泽楷不太舒服的皱了皱眉,却没有出声阻止,等到黄少天捏过了瘾,才说:“果然小孩子的脸摸起来就是舒服,好久没捏的这么爽啦,庙里的小鬼头们都不肯让我捏,这就当是陪你玩的报酬了。”

    之后每天上过课,周泽楷就跑山上找黄少天,父母还以为他交了朋友乐见其成。黄少天自己一个人就能抵n只鸭子,周泽楷再也不用担心话少而导致气氛尴尬了。

    和黄少天混熟后,周泽楷得知了他本来也是人类,活着的时候还是剑圣,特别厉害的那种,最后是在一次激烈的交战中,寡不敌众,亡于蓝雨山巅。谁知他竟然成了地缚灵,经过几千年吸收日月精华,成了山神。

    听到黄少天被人陷害杀死的时候,周泽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紧紧攥着黄少天的手不放,故事的主人公只得安慰他,现在的日子过得比做人的时候潇洒多了,除了不能离开蓝雨山外,每天就修炼修炼,兴致来了就帮帮庙里的忙,还可以调戏庙里新来的小和尚们。

    周泽楷跟着黄少天,认遍了蓝雨的花花草草,尝过了或酸或甜的野果,抓过河水里蹦跳的青蛙,日子过得充实不已。

    夏日炎炎,蓝雨山在大树的荫蔽下依旧凉爽舒适,附近不少人上山避暑。

    “黄少!你看。”周泽楷一路小跑,额头上渗出薄汗,手里还捧着花束。“送给你!”

    最近周泽楷每次上山都会给黄少天带些小玩意,有时是新出的玩具,有时是甜美的点心,今天的礼物看来是花了。

    黄少天已经习惯他的行为了,于是随手接过,说道:“嗯嗯嗯,谢谢你啦,哎?这花是刚刚摘的?”紫红色的小花看上去像是朵朵喇叭,衬着绿油油的叶子格外喜人,淡淡清香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

    “嗯,山边开的,很漂亮,适合你。”周泽楷的童言稚语逗得黄少天忍不住发笑。

    “好啦好啦,谢谢啊,我就当你是说我长得好看了,不过男生不能用漂亮来夸,至少要说帅气吧!”

    “黄少,很帅气!”

    “这才对,真乖。”得到了满意的回答,黄少天开心地给周泽楷介绍起了手中花的知识。“你看这花闻起来气味很像茉莉吧?我听蓝雨老主持说过山下人叫这种花为紫茉莉,而且因为它开在傍晚时分还有叫夜来香的。不过在很久以前,我还听过一种特殊的称呼——耳环花。”

    黄少天摘下一朵花,剥去花萼,从喇叭状的小口处将雄蕊的花丝轻轻扯出,把花药卡在小口处,用手捏住花丝贴在耳垂上,花瓣则悬在丝下,看上去就如同戴着鲜艳的耳坠“你看你看,完成了!像不像耳环?像不像?”

    娇嫩的鲜花衬得黄少天的皮肤更加白皙,周泽楷呆呆地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黄少天截去了话头。

    “好啦好啦,既然夜来香都开了,时间也不早了,是小鬼该回家找妈妈的时候了。明天见吧,楷楷。”他随手在周泽楷的脸上捏了一把。

    周泽楷虽然很不服气被当成小孩子,但是反对无效,只能乖乖回家。

    黄少天拿着花回到了蓝雨庙,把神像前的瓶中装了些水,把花插了进去。庙里供奉的就是山神,在几千年前黄少天离世时这里不过荒郊野岭,后来因战火纷飞,有人逃入山中,被刚刚修炼地能触碰实体的黄少天救下,为了感谢他让这片山林不受战乱所扰,人们修建了这座蓝雨庙。只有12岁以下心灵纯净的孩子才能看到黄少天的样子,于是大人们按孩子们的描述将神像照着黄少天的模样刻成剑客。有少数天赋异禀的少年成长到12岁后也能看到黄少天,他们自告奋勇地在庙里住了下来,和山神一起守护着这片土地。

    蓝雨庙流传至今已有千年历史,每年都会有不少家长将孩子送到庙里修行,最后能留下的寥寥无几,而选拔出蓝雨和尚最重要一点即是必须要在12岁之后还能看到黄少天。曾经黄少天也在所有来蓝雨修行的孩子前露面过,但不过徒增悲伤,不少人在12岁后见不到山神哭的稀里哗啦,而黄少天只能站在一旁说着少年们听不到的安慰。从那之后黄少天几乎从不在年龄小的孩子面前露面,杜绝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周泽楷是个意外罢了。

    此时正值小和尚们吃过饭回来做晚课,看到黄少天纷纷打招呼。

    “嗨,黄少,今天回来的真晚啊,这花是你特意摘的?”这个叫郑轩的小孩,虽然总是想偷懒,但成绩总是保持的不错,顺利通过了庙里的考核留了下来。

    “少天这一段时间回来的都差不多呢?而且时常带些山下的东西回来,是新朋友送的吧?”因手速不行抄经书总是将将赶上进度,被戏称吊车尾的喻文州能留下来也确实让许多人大跌眼镜,他猜测道:“而且根据带回来的东西可知送礼的应该是12岁以下的儿童?”

    “好啦好啦,像我这么英明神武帅气逼人风流倜傥的神仙有人送花很奇怪吗?你们就是吃多了才乱想,赶紧静下心来修行,别偷懒,喂喂喂,说的就是你,郑轩,我看到啦,别搞小动作。”黄少天张口就是一大串话,吓得没人敢接话,就怕一晚上都得听唠叨了。

    黄少天看着那束娇艳欲滴的花轻笑一声,心里却满是苦涩,他知道在周泽楷满12岁后,自己很可能会从他的生命中永远消失,却舍不得放下这份暖意,只能盼望着时间再过得慢些。

    即使是神也有做不到的事情,黄少天无法阻止时间飞逝,两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审判日步步逼近,他内心的焦躁几乎爆棚,周泽楷自然而然地发现了不对劲,开口询问却得不到回答。

    黄少天最终打定主意在周泽楷生日前一天向他道别,好好珍惜现在幸福快乐的日子,不去思考烦人的事情。察觉到黄少天恢复了平日的开朗,周泽楷也很开心,而且最近的黄少天对他温柔了不少,连捏脸的动作都轻柔了许多。

    然而就在生日前一周,周泽楷父亲接到总公司的调令,让他在三天内赶赴S市的总部报道。父亲在晚饭后把事情和家人一说,让周泽楷也做好转校的准备。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和父母吵架,他希望留在G市留在蓝雨山下留在黄少天身边。父母自然不愿意把他一个未成年丢在几千公里的外地,不由分说地替他做了决定,

    周泽楷哭着跑出了家门,熟门熟路地跑上了蓝雨山。这是他第一次在晚上来到蓝雨山,他没有走那条光芒四射熙熙攘攘直通蓝雨庙的大道,而是走了一条黄少天告诉他的小路。周泽楷一边哭一边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他缓过神来时四周一片寂静,死气沉沉,连鸟鸣蛙叫都消失了,和白天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周泽楷不由得心里发毛,不过想到黄少天就在山上,他又壮足了胆子。

    他脑袋一热就跑了出来找黄少天,却像只无头苍蝇一般不知道去哪里找,只能来到了下午常去的地方。大树将月亮的光辉遮去大半,周围树影约约绰绰,周泽楷感觉气氛异常压抑,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他走了许久却发现景色几乎没变过,怎么都走不出这片山林。

    “周泽楷!”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泽楷回头张望,却没看到任何人。这时他察觉到了不对,黄少天很少直接叫他的名字,一般都是叫“楷楷”或者“小鬼”。等他回过身时,一张硕大惨白,双眼渗血的鬼脸贴在面前,周泽楷直接晕了过去。

    黄少天正和小和尚们聊天,突然感觉一丝不对劲,急匆匆地飞走,眼瞧着一只噬心鬼就要吞掉周泽楷的魂魄,剑光一闪,鬼脸被劈作2半,燃起淡蓝色的火焰,噬心鬼痛苦地挣扎了几下最终化为灰烬。

    黄少天仔细查看了一番,知道周泽楷只是晕过去了才舒口气。他发现周泽楷左肩的阳火被熄灭了,如果放任不管,这段时间很容易再被鬼怪缠上。于是黄少天取了自己的一簇神火放在他的肩上,心里暗暗说道:真是便宜你了,这可是我修行多年才攒下来的,有了我的神火庇佑,一般的精怪都不敢对你作恶,就当是告别礼物吧。

    等到周泽楷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见他清醒,母亲激动地抱住了他,说还好他醒得早,正巧赶上生日,不然连他的生日都过不好。母亲告诉他是蓝雨庙的人将他送过来的,说他被鬼魇着了,休息几天就好。父母开始不信,不过经过医生全面的检查后,才放下心。

    这几天他都是靠着注射葡萄糖和生理盐水维持基本的需求,刚醒就觉得肚子饿得不行,才吃了小半碗白米粥就被护士拦住不让吃太多。周泽楷无奈,只能无聊地躺在病房里看电视。

    一段时间没下床,周泽楷感觉腿发软都不会走路了。好不容易得到医生首肯,周泽楷直奔蓝雨山,一上山便感觉有种熟悉舒服的气息包裹着自己。可是他在山上喊了半天也不见黄少天出来,急的有些跳脚。

    这时树林中走出一个小和尚,面带微笑,举止优雅得体:“你好,我叫喻文州,你是周泽楷吧,我代替少天来和你道别。”

    周泽楷不相信,“你骗我!”

    喻文州很能理解他的心情,耐心解释了一番关于年龄和见神的事情。

    “不可能!要黄少亲口告诉我,我才相信!”

    “你不知道吗?少天从一开始就站在你的面前啊。”

============================================== 

关于喻总替天天给楷皇传话的小剧场

“喂喂喂,文州,你就不能把我的话完完整整清清楚楚地复述一遍吗?只有像我说得那么感天动地明明白白毫无保留才有说服力啊,不然周泽楷这小鬼不会相信的。”

“不好意思少天,我是人不是神。”

 ==============================================

02

文中一些梗or小常识

  1. 关于蓝雨庙:查了一下寺和庙的区别,寺主要供奉的是佛,庙主要供奉的是神和鬼,个人想法黄少算是守护神,所以就写蓝雨庙了。

  2. 关于小孩子能看到鬼神:据说婴儿如果在一个房子里总是哭的话,很有可能这间房死过人,千万不要买。文中12岁的设定是拍脑袋想出来的,其实11、13、14岁都可以。

  3. 关于肩上阳火:据说人有三把火,一在头顶,左右肩各一把,亦称为“三昧真火”,所生浩然纯阳之气可令一切精怪避而远之,然若于黑夜听到有人呼唤而回头观望,鼻腔的气息会吹灭肩头火,从诛邪进犯其身。不过文中那啥噬心鬼是我乱编的。

  4. 关于紫茉莉(夜来香):真有其花,大家可以百度一下。说句实在话我父母也不知道这玩意叫耳环花,可能只是我们当时小孩子自己编的名字?(不知道还有没有小伙伴知道的)我小时候和朋友玩过家家就用这个花当耳环来着,那时候只知道叫耳环花,学名还是初中从书上看到的。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