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叶黄】月之神隐(上)

依旧原作向,依旧有私设,依旧各种bug。叶黄两人双向暗恋设定。

瑞士苏黎世,此时正是当地时间晚7点,北京时间凌晨3点,却有无数中国人,不管是不是荣耀er,都蹲守在电视或电脑旁观看着本届最终的荣耀之战。当团队战的glory大大地显示在屏幕上时,有多少人感动得热泪盈眶,有多少人激动得泪流满面。黄少天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即使是第六赛季蓝雨到来的夏天,也不会比此刻更让他欣喜了。敲打键盘和鼠标的手指已经微微发麻,额头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不止他,连平日素来沉着冷静的喻文州和张新杰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波动,吼出了声。而一旁的孙翔早就欣喜若狂地抱住了最近的队友,即使那个人是往日里总是和他争锋相对的唐昊。

黄少天抬头望了一眼场边,叶修在领队席上默默地抱着双臂,嘴角止不住地上扬。颁奖仪式上,在激昂的国歌声和全场人的欢呼声中,队员们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国际冠军戒指,被冠以“四亚”名号的张佳乐早就按捺不住地吻上了戒指,哭成了泪人。

因领队是没有奖章的,所以不会参加颁奖仪式,黄少天注意到不知何时叶修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趁仪式结束,众人还没从激动心情中恢复过来之际,黄少天早已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叶修,你居然躲到这里来抽烟啊。哈哈哈哈,羡慕吧,要是你晚一年退役说不定也能拿到这个冠军戒指呢。”黄少天高兴地扬起了手,中指上的戒指在月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因为馆内禁烟,叶修抽了空跑到外面抽烟躲闲,没想到被黄少天抓了个现行。他拿下嘴中若明若隐的烟头,说:“哥不缺戒指,你就是加上这个都没哥多。”

“切,含金量完全不同好吗?我这可是世界冠军,世界冠军的戒指!怎么样羡不羡慕本剑圣啊。”

“行行行,你最厉害剑圣大大。”

于是两人的嘴炮大战又拉开帷幕,黄少天的文字泡虽多,总体攻击力却比不上叶修的嘲讽,被撩得炸毛的仍旧是他自己。

“对了叶修,”作为话唠,找话题转话题的功力不是盖的,“你还记得一年多前你要我帮你刷副本的时候吗?”

“没印象。”

“你这混…哼,看在今天夺冠高兴的份上,本剑圣懒得理你。”黄少天气的一跺脚,但还是忍住没发火,转头去看苏黎世的夜景。

微风轻轻吹过他的发尖,扬起的深棕发丝在皎皎月光下泛着金色光芒。叶修一时不慎看入迷了,这边黄少天半天没等到叶修的回答,回头却发现叶修他一副愣愣的样子。

“叶修,你发什么呆呢?不会被本剑圣的帅气给震得无语言表五体投地恨不得以身相许了吗?”

“呵呵,对啊,我是迷上剑圣大大了。”

“滚滚滚滚滚,你说的好恶心,我都要起鸡皮疙瘩了。”黄少天其实心里美滋滋的,嘴却倔强地说出了反话。

“让我看看,哎哟,还真起疙瘩了啊,不会是冷的吧?”尽管此时是盛夏,但黄少天忘记带外套出来,比赛时的汗水把单衣都打湿了,被晚风一吹,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立马冒了出来。

叶修脱下队服,随意地披在了黄少天背上。

“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做啥呢!我又不是女生,才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这不是怕我们的剑圣大大感冒嘛,那就是我的错了。”

“切,这么大的烟味。”嘴上嫌弃,但黄少天还是拉了拉衣领,让熟悉的烟草味包裹着自己。“我说老叶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还抽这么多烟,就不怕得病啊,要知道烟不是好东西,我之前看了好多戒烟的宣传片,那些老烟枪们的肺里面简直恐怖,不是我说啊,要是你看了肯定也几天吃不下饭…”

叶修无奈地听着黄少天的唠叨,听着他的描述越来越恶心,于是把烟掐了丢进附近的垃圾桶。就在他转身丢烟头的一瞬,黄少天的声音戛然而止,再等到他回头时,黄少天已经不见了,只留下自己的外套孤零零掉在地上。银白色的月光似是给大地披上寒霜,叶修莫名感到了冷意。

叶修这才发现自己和黄少天聊着聊着已经距离比赛场馆非常远了,因为叶修平时也极少单独出门,所以至今仍没有买手机,他只得急匆匆地原路返回。等赶回赛场时,人群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他又连忙打车回宾馆。在楼下见到喻文州的第一句话便是:“黄少天回来没?”

喻文州刚想打招呼,听到叶修的话却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黄少天是谁?”

“黄少天啊,你的队友,蓝雨的副队长,联盟的剑圣,国家队的5号啊!”叶修着急的吼了出来。

“不好意思叶神,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喻文州仍是犹疑的语气:“蓝雨没有黄少天这个人,现在的副队长是郑轩,而国家队的5号是于锋啊。”

“队长,你叫我?”这时于锋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从电梯口走了出来,他穿着的赫然就是国家队的5号队服,明明几个小时前这件衣服还在黄少天的身上披着。

叶修一个健步冲上去,吓得于锋往后一躲。叶修用力拉过他衣服一看,5号数字的下面印着的名字,正是“Yu Feng”,他仔仔细细地盯了很久,没有发现哪里有不对的痕迹。

“领、领队,可以放开我了吗?”听到于锋颤抖的声音,叶修才慢慢地松开手。

“于锋,你一直就是国家队的5号?黄少天呢?”叶修还是不死心。

“不好意思领队,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黄少天是谁。”

叶修沉默了,看到气氛似乎变得很僵硬,喻文州打圆场说:“今天夺冠了,联盟特意花钱准备了大餐,虽然是夜宵点了,不过大家还是都去聚餐了,刚刚颁奖仪式没见到叶神,正巧现在和我们一起过去吧。”

叶修闻言答应了,他也正好有事需要问他们。

到了聚餐现场,果然还是没有黄少天的身影,但像黄少天这般性子的人怎么可能会不凑这种热闹呢?叶修更是不敢相信,他向每个国家队员都问及了黄少天的事,却毫无例外地得到了“不知道”的回答。黄少天这个人就如同没有存在这个世上一般。

苏沐橙用手机查找了一下,搜出来的信息和叶修知道的黄少天差了十万八千里,完全就是个陌生人。之后又查了查蓝雨的信息,副队长是郑轩,剑与诅咒指的虽然也是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但操作者却是于锋,在于锋去了百花的现在换成了卢瀚文。

“不可!能怎么可能!”叶修此时的吼叫已经是歇斯底里了,众人也看出了领队的不对劲,却不知如何劝说。

喻文州作为队长,义不容辞地安慰着叶修,并让叶修把事情原委都说清楚。

叶修确实因为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时乱了方寸,但很快还是恢复了冷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得一清二楚。

“也就是说叶神你认识一个不存在我们记忆中的人?”喻文州冷静地总结。

“哈哈哈哈,叶修你秀逗了吧,怎么会有这种事!你要去看看脑袋啦。”孙翔则是毫不留情地嘲笑着,一旁坐着的周泽楷有些看不下去,拉了拉孙翔的衣角让他别再刺激叶修。

所有人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显然大部分人都认为叶修说的不是真的。

“你说的理由实在让人不敢相信,个人建议去看看医生。”张新杰给出意见和孙翔如出一辙,旁边的唐昊已经笑得捶桌了。

电视剧脑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则给出了更加超乎逻辑的设定,“我觉得叶修你是穿越啦。”“嗯嗯,说不定是平行世界梗呢。”

叶修无奈,就当时人消失而衣服掉在地上的情况,黄少天穿越的可能性更大啊。

“话说叶修,那个黄少天是你什么人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那么惊慌失措的样子呢。”一旁的方锐凑了过来,一双真诚的眼睛里写满了八卦的字眼。

“他是我的...”叶修突然顿了一下,最终说:“朋友,很好的朋友。”叶修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也是我喜欢的人。”

叶修想去警局报警,却发现自己无法证明黄少天存在过的现实,所有认识的人都异口同声地否认了黄少天的存在。他回到宾馆用电脑搜索黄少天依然没有任何结果,心里那种失落更甚,以前总有个小剑客在身边吵吵闹闹时才不会发现,安静竟然如此的令人恐惧。

叶修拿出纸和笔,在上面推导着各种黄少天失踪的可能性,直到天微微泛白才在迷迷糊糊中睡了过去。梦中他回想起了刚来苏黎世那会听到的传说,当时大家都不太适应时差,经常睡不好觉,沐橙和云秀为了防止打瞌睡便凑在一起看电视剧提神,有个电视剧是根据当地传说改编的,故事其实很简单:

很久以前,月神爱上了一个人类,趁着这人在月色下漫步时将人掳到了天上。但这个人类已经有了恋人,她每日每夜地注视着自己留在地上的恋人,看着恋人为了寻找自己奔波而以泪洗面。月神没有办法,于是与她打了个赌,“从今天起,所有的人都会忘记你,除了你的恋人,如果他能继续坚持寻找你,那么三年后我就把你还给他。”果然第二天当恋人再踏上寻人之路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纷纷质疑他,一夜之间恋人成了众矢之的,大家都把他当成了患有癔症的疯子。恋人苦寻不到她存在过的痕迹,发现她仿佛真的是自己脑海里的幻象。在旁人和自己的怀疑下,苦苦煎熬了半年后,恋人放弃了寻找,他把那些甜蜜的过往都当成了自己的妄想,一并舍弃,转身去追求另外的女子。

当时苏沐橙还以这个为借口说晚上要少出去散步,特别是有月亮出来的时候,而孙翔还嘲笑这些女人脑子里整天不知道想些啥,导致了他和二女的争吵,最终还是叶修劝的架,所以叶修对此印象十分深刻。

现在回想起来黄少天不正是在月光中消失的吗,同时所有人都忘记了他,难道他真的被月神给隐藏起来了,只有我才能救回他?思及此处,叶修猛地从梦中惊醒。天已经大亮,他睡着的时间短短不过4个小时。叶修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后颈,跑下楼到附近去买了份报纸,上面的头版果然是荣耀决赛的消息,文章中介绍了夺冠队也就是中国队的所有成员信息,五号队员仍然是于锋。叶修陷入了困境:该怎样才能找回黄少天呢?


下篇

HE妥妥的,上面的传说是我胡编乱造的,如有雷同,那就太有缘了。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