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梨

傻白甜爱好者,虐什么的我不约,全联盟上天后援会会员,yoi维勇/勇维互攻党求不撕,不管画技还是文笔都不尽人意中T_T

【叶黄】千人一面 06【完结章】

前文 :   01 02 03 04 05

 下面06共计9165字,因为有肉,可以直接走外链 没办法哎

       第五赛季微草异军突起,改变了作战方法的魔术师王杰希在治疗之神方士谦的协助下带领队伍一路杀进决赛夺得桂冠。

         这个夏休期黄少天以安慰叶秋的名头跑来嘉世晃荡,看到电视上重播微草夺冠,郁闷地朝叶秋抱怨了几句。叶秋依旧以自己特有的嘲讽当鼓励,激起黄少天的斗志。

         新的赛季来临,蓝雨注入了新鲜的血液,经过半年多时间的磨合,打破了微草卫冕的美梦,赢得了蓝雨的第一座冠军奖杯。

         嘉世本赛季发挥持续低迷,即使有叶秋和苏沐橙的绝佳配合仍早早地退出了争夺冠军的赛场。

         叶秋看着大屏幕中不断刷新的文字框,以及夜雨声烦势如破竹的攻势,暗暗感慨这家伙一心两用的技巧倒是越来越溜了。

         刚刚斩获冠军的蓝雨队员在战队老板的默许下,强烈要求本赛季mvp黄少天做东,大吃大喝了一顿,就连自制力一向优异的喻文州都喝得有些晕晕乎乎。

         最后剩下还算清醒的郑轩也带不动这些醉的不省人事的家伙,只好到酒店楼下开房,却被告知因为荣耀决赛,所有的房间已注满,他仰天长叹:“压力山大啊。”

         郑轩在酒店服务员的帮助下叫来了2辆专车,把烂醉如泥的同伴们塞进车,运回下榻酒店。

         叶秋知道黄少天今天肯定特别兴奋,晚上不知道得嗨到啥时候才回,所以看完比赛就回宾馆玩了几把游戏。觉得有些饿了的他发现房间里的泡面已经被啃完了,于是下楼去补充存货。正巧撞见郑轩带着蓝雨全员回来,费力地把人抬下车。

         “哎,要帮忙不?”叶秋凑上去。

         看到是斗神叶秋,郑轩也不客气了:“叶神,那就麻烦你把黄少带上去,这是他的房卡。”

         黄少天手中拿着一罐酒,嘴里还嘟囔着继续喝之类的话,可惜醉的晕乎乎的他完全使不上力,拉不开罐头。

         叶秋将人架在右手边,费力地拖着他进了电梯,本想将人送回房间就走人,谁知黄少天硬是拉着不让。

         叶秋又不能对着醉鬼发火,只好好声好气地和人商量:“少天大大,你醉了,该好好休息了。”

         “我才没醉,我还能喝!”显然醉鬼是不会轻易放走他了,“来,我今天高兴,酒都包了,大家一起喝。”

         说完黄少天把手中的酒罐打开,非要灌叶秋,叶秋实在是挡不住只好象征性地抿了一口,结果两人醉的滚到了一张床上。第二天的阳光刺得叶修眼睛发疼,他从宿醉中醒来,发现黄少天的手还压在要害位置,赶紧把人一甩就冲进了洗手间。黄少天这时也才迷迷糊糊地清晰过来,想到昨天发酒疯的样子,差点羞得把头都塞进被子里不出来。

         既然都到B市比赛了,黄少天自然不想马上就回去,打算找个当地导游带着逛一圈。知道了他这个想法的叶秋毛遂自荐。

         ”哎?叶秋你是B市人?那怎么去H市发展了?“黄少天惊奇,”怪不得你普通话说得有股京腔,“

       叶秋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轻而易举地把话题跳过了,根据10多年的B市生活经验,带着黄少天走街串巷,吃遍各种广为人知或藏于深巷的美食,看遍各处知名或不知名的景点。

         两人买了同一天返程的机票,离开前一天,黄少天特意买了大包小包的特产先行邮寄了回去,小声的唠叨着:“烤鸭每人一份,队长加一份烤鸡给他好了,哈哈,这个懒洋洋的招财猫好像郑轩,哎,那个也不错...”

         卖家看到这么大笔的生意,喜笑颜开地帮着挑了好几件东西,然后拿来了快递单让黄少天填写。

         “哎?叶秋你不带点特产回去分了?不怕队友说你抠门啊?”拿到了一打快递底单的黄少天随口一问。

         叶秋晃了晃手里的口袋,说:“带这点东西就行了,又不是买不到。”

         “哎哎哎,叶秋,你这想法就不对了啊,你可是队长哎,要团结友爱,懂不懂不?”黄少天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叶秋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心里不以为然。

         “对了,这个给你。”黄少天掏出一只禁烟标志的钥匙扣。

         “少抽点吧,你身上的烟味太浓了。虽然知道你没拿冠军压力大,但还是自己注意点。”<虽然我能分辨你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味道>

         “少天大大这么关心我?”

         “滚滚滚滚滚,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是怕你身体不好就没法和我pk了好不?”

         嘴上嫌弃,但叶秋还是将扣件塞入了口袋,心里默默思量是不是该戒烟了。

         叶秋回H市的航班比黄少天的早了将近半小时,于是黄少天也提早跟着他进了候机室,继续念叨一些无营养的废话。

         听到广播里终于传出了登机的通知,黄少天才止住话头,叶秋如释重负,不过他也不急着,等着登机的队伍慢慢变短,才拿起不多的行李起身。

         这时叶秋突然俯下身在黄少天耳边轻言几句,然后登登登地跑进了检票通道。

       黄少天显然被叶秋的临时告白给吓到了,精神恍惚了好久,才从愣神中恢复过来。

         他满脸通红地大步走回自己航班的候机室,脑子里不停地回转着叶秋的告白。

         <叶秋那混蛋喜欢我?!不可能吧,上次都那啥了他还总是嘲讽我来着,不对不对,他肯定是在耍我,我要冷静冷静冷静,不能让敌人的奸计得逞。>

         纵使在心底劝说自己冷静,黄少天还是浮想联翩,自从破解诅咒无望后他早就断绝了谈恋爱的心,此时被人表白内心早就炸开了锅。

         黄少天暗暗庆幸当时叶秋是在自己耳边悄悄告白,要是顶着那张脸当面说,他肯定直接当场拒绝了。

         此时的黄少天并没有发现自己仅仅纠结于叶秋的脸,而忽略了自己居然对叶秋这个人本身性格、背景甚至性别都能很轻松接受。

         之后的很长时间,黄少天没主动和叶秋联系过一次。

         看着黄少天在群里大肆找人pk都不敲一下自己的q,叶秋坐不住了,戳进了黄少天的头像私聊。

         ”少天大大,我有空,来pk吗?“

         过了许久仍不见回应,叶秋继续敲字。”上次的回复你还没说呢,不会要当缩头乌龟吧。“

         对方的状态很快变成了正在输入中,只是保持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仍没有新的消息传来。

         叶秋猜到对方踌躇不定肯定是对自己也有好感,只是得不到回复心底忐忑不安。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再发一条时,熟悉的滴滴声响起。

         “对不起。”

         简短的回答让叶秋的心沉到了底,他能感受到黄少天对他也是有好感的,所以马上询问拒绝的原因,同时说明了自己不惧怕出柜或者是地下恋情之类的。

         然而这次黄少天坚定地拒绝了,也不正面回答原因,只说做朋友就好了,恋人什么的不打算谈。

         叶秋知道黄少天心底肯定藏着一个不愿意恋爱的大秘密,只是对方不说,他也没法强迫黄少天开口。虽然黄少天是个话唠,却是个有原则的话唠,他不愿意说的时候,任何人都勉强不了。

         好在黄少天的回复只是说不能恋爱,并没有说讨厌自己,叶秋还没跌落谷底。

         此番谈话后,两人交往恢复了告白之前的情形,同时很自觉地避开了这个话题,只是黄少天有时会不由自主地关注叶秋的动态,无法再和普通朋友一样勾肩搭背,不小心碰到都会和吓到一样弹开。

         叶秋想要弥补两人间的关系,却有心无力。到了第七赛季,队里的矛盾和冲突愈加明显,就连醉心荣耀的他也察觉到了队友的疏离。

         第七赛季结束,嘉世战绩惨淡,让战队老板陶轩对叶秋的不满更上一个层次,尤其是当叶秋拒绝商业活动时,矛盾再次激化。陶轩默许了刘皓在拉队中拉人孤立叶秋的行为,到了最后,除了苏沐橙,竟然没人配合叶秋的战术.为了不让队伍乱成散沙,叶秋只得根据队友的站位调整自己的行动。

         这年的夏天,没有了黄少天跑来骚扰,叶秋竟有些不习惯,而黄少天因为叶秋的告白也不好意思在夏休期再跑到他的宿舍去借住。

         第八赛季队中引入了新人孙翔,叶秋在嘉世的地位更加尴尬。为了不让苏沐橙为难,他选择直接退役,而非转会。

         “叶秋叶秋叶秋!出来出来出来!退役是怎么回事??”黄少天从电视上得知了叶秋退役的消息差点没把蓝雨的饭桌给掀了,抽了个空就上q问。

         见叶秋不回答,黄少天转而轰炸苏沐橙,差点没被人美女给拉黑。然而苏沐橙也只是证实了这个消息,却无法透露更多细节。

         黄少天忍不住想,如果当初答应了交往,叶秋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一声不吭地消失呢。

         当看到叶秋突然发来的qq消息时,黄少天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对方用一如既往的肯定语气邀请他帮忙刷副本,虽然心里略有不爽,但黄少天还是找人拿了张小号的卡,穿着单薄的外套就冲了出去。

         偷偷摸摸来到网吧前台,黄少天有点不太相信眼前这个邋里邋遢的网管就是曾经的斗神,要不是从鼻腔中传来的熟悉烟草味,以及那句极富特色腔调的“你一个人啊”,黄少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欺骗了。

         对方身上飘来的比以往都要浓烈的烟草味,黄少天知道他这阵子作息肯定更加不规律了。        

         帮着君莫笑刷完了副本,黄少天对叶秋的新账号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勾起了他心中的pk之魂,只是依然被毫不留情的打击了。

         “呵呵,我们之前pk的战绩是多少来着?”

         “啊,今天晚上的天气真好啊。”黄少天看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说。

         “对啊,今晚月色真美。”出人意料的,叶秋没有戳穿黄少天随口找来的强行转移话题的借口,而是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黄少天愣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目光坚定地对着叶秋说:“一定要回来!”

         这之后黄少天选择性地遗忘了曾经被表白的事实,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没事撩拨叶秋找他pk。

————————————此后本文中叶修才是叶神名字,叶秋指弟弟—————————

         然而当叶秋的真名叶修曝光后,黄少天找他的次数呈直线下降,往往得由叶修开头聊天,黄少天才会呛声。

         <你的外貌在我的眼里已经是假的了,现在连名字都是假的,我还能靠什么找到你呢?>黄少天点开和叶修的对话框,对着空白的输入界面愣神了很久,最终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输入便点击了右上角的红叉。

         当叶修以兴欣战队队长的姿态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时,黄少天忍不住想冲着那张嘲讽的脸挥上一拳。

         第一次的见面会结束后,叶修拉住想要离开的黄少天,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和他解释了消失的原因,同时对黄少天在这段期间都不关心他表示了控诉。

         ”好歹我们也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吧,q上没留言就算了,连沐橙都说没接到过你询问的电话。“

         “滚滚滚滚滚,谁和你是朋友、恋人啦,我们是敌人敌人好不好!”

         “真让人伤心,你这么快就把我惊天地泣鬼神的告白给忘了啊。”叶修装作一脸悲伤地看着黄少天,然后猛地拉住对方的手压在门板上,两人的脸近的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那只好再说一次咯,我喜欢你,少天。”

         黄少天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先是怔住,而后猛地推开对方,对着垃圾桶干呕了半天。

         叶修本来胸有成竹,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对方反应完全超乎意料。

         “对不起,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干呕了几下没能吐出东西的黄少天连脸都没抬,吼完就抬腿离开了会议室。

         叶修可以肯定黄少天对自己也有异常的情感,从他色厉内荏的话语中,叶修可以判断出黄少天拒绝的原因不是出在自己身上,而是黄少天本身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秘密逼迫他无法答应。

        自从夺冠夜结束后,那个抽着烟熬夜打荣耀的身影突然间从兴欣战队中消失了。黄少天不由地怀疑是不是自己那天拒绝的口气太重了,伤到了对方。但转念一想,以叶修的性格不至于这么经不起打击,只好默默地把疑惑放在心中。

         叶修在决赛夺冠后再次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中,黄少天此次却完全失去了找人的动力,甚至都没在q上留言问一句。

        这个夏休期,黄少天为了磨练技术并且尽快忘记之前的事,整天不是到战队去训练就是宅在家中帮公会刷boss。只是每当看到兴欣公会的人一窝蜂涌来时,他总会忍不住想在其中寻找一个披着低等级皮却大放光彩的人。

        这边叶修倒也没闲着,从喻文州那里得到想要的信息后便立即动身前往黄少天小学去打听情况。幸好当时信息化管理已经普及,10多年前的档案虽然藏得深,但也从角落中翻了出来。知晓了当时女孩户籍后,叶修马不停蹄地坐上高铁赶往邻省H市,然后坐上大巴,在“吭吭”的发动机声中摇晃了近5个小时,终于抵达了女孩老家所在的小山村。此时正值晚饭时间,玫瑰色晚霞笼罩下的乡村中升起袅袅炊烟。叶修在村口一位大娘家花了些钱蹭顿饭吃,狼吞虎咽过后向大妈打听女孩家的情况。大娘收了钱,心里乐呵着,再加上自家儿女都外出打工,只有她和老头子孤零零在家,这下有人愿意听她说些家长里短的事,一股脑地嘴碎个不停,把知道的都说遍了。叶修也不恼,认真听着,并从她的话中仔细辨别有用信息,还暗地里偷偷想着,这大妈语速不行啊,连黄少天都比不上。

        根据大妈的说法,女孩的父母十多年前去外地打工,赚了一大笔钱回来就将父母接到县城里居住。可惜大妈和对方不熟,也不清楚具体住址,叶修便按她说的在村里找了几户邻居询问。他用三寸不烂之舌打动了周边的邻居,然后还到镇上的派出所开了个证明,终于要到了对方的详细住址。

        叶修迫不及待地找上门去,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他看着似乎有些眼熟。

        “啊啊啊!你是叶修吧,给我签个名吧!“很显然是个荣耀迷。

        当叶修听到她的自我介绍时才猛然发现这姑娘不正是当时发生了车祸的小女孩么,也就是她让黄少天饱受诅咒的折磨。等到姑娘的父母回来后,几人经过一番解释讨论才终于搞清状况。

        当时女孩的情况并不严重,只是经此一事,父母才发现自己对孩子的关心实在太少,于是放弃了打工的高薪,带着孩子回了老家。但当时实在走得太匆忙,才会被误以为是女孩过世了,父母悲痛欲绝离开。至于诅咒,女孩一问三不知,完全都忘记自己说过的话了,她伤好后在本地入学,交到了很多好友,早就将黄少天抛之脑后,后来在荣耀中重见黄少天,内心的波动也不过是对大神的敬佩罢了,就连她最爱的战队都是和蓝雨有着血海深仇的微草。

        反倒是女孩的母亲提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她的祖母往上几代都曾经在村中当过巫医,声名远扬,后来因某些政治原因,巫医的传承从上一辈就断了,但她模模糊糊记得小时候祖母说过人的语言是带着“愿力”的,因此不能随便说不好的话。黄少天很可能就是被无心的话给伤害了,再加上内心又有愧疚感,才会陷入幻觉无法自拔,女孩的诅咒只是小小的导火线,要解开他的心结才是最重要的。

        叶修谢过这家人后本想直接飞往G省告诉黄少天诅咒的本质,结果在高铁站被叶秋给拦住了。

        “哥、哥!!!你也该回去了吧,退役了还在外面晃悠,知不知道我被老爷子念得团团转啊!!!”

        “额,我暂时有点事,忙完这点就回去。”在拿下黄少天之前,叶修暂时不想把他暴露给家人。

        叶秋见他不肯说实话,又怕人偷偷溜走,于是直接把他塞上飞机,拖回了家里。

        叶修心想离下个赛季时间还长,再加上确实很久没回家了,正好也要和家里人透露下自己的性向。谁知到家后,就被当成了父母碎碎念的倾诉桶,被压得脱不开身。也许是离家太久,父母心理承受能力暴涨,对他性向只是稍微犹疑了一天,就完全放开了,比起离家不回,啥都不是事了。

        本来叶修都放弃挣扎,想着安安静静陪父母一段时间后再联系黄少天,正赶上国际荣耀联赛即将开赛,他便被老爷子一脚踢出家门,还立下了必拿奖牌的誓言。

        许久没见到黄少天,叶修觉得小话唠似乎变瘦变白了。让他不爽的是黄少天完全不搭理他,只顾着和旁边的人聊天。叶修知道失联这么久的锅自己是背定了,但是被喜欢的人无视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作为领队,叶修有着住单间的特权,他和喻文州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在喻文州意义不明的笑容中把国家队队长的室友给拐回了房间。

        进了房间,两人一阵沉默,气氛异常尴尬。

        “对不起。”最终叶修先用道歉打破宁静。“之前也没说一声就离开真的很抱歉。”

        黄少天一脸惊讶地望向他,抿了抿嘴还是没开口。

        “你不能喜欢上我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叶修把自己打听到的事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黄少天听得一愣一愣的,在知道女孩没事之后还舒了口气。

        “但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事实,可是眼中的景色并没有改变啊?”黄少天疑惑道。

        “那就只有另外一个办法了。”叶修突然拉过黄少天,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眼睛直视对方。“不管你眼里的我是什么样子,我都依然爱你,你呢?”

        黄少天被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眼盯得扭过头去,闭着眼歇斯底里地说道:“我是爱你啊,但是那又如何,就算我再怎么想你想到睡不着觉吃不好饭但是我眼里的你还是别人的模样啊!”

        叶修轻轻地把双手抚上了他的脸庞,慢慢地把黄少天的脸扳回来,柔声道:“没关系,我可以慢慢等,等到你恢复的那一天。”

        黄少天眼角有些泛红,他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吓得他一下哇地叫了出来。

        叶修也被他的叫声吓得抖了一下,忙问他怎么了。

        黄少天这才发现自己眼前站着的陌生人竟然就是叶修。

        “我可以看到你的脸了!”他欣喜若狂地叫道,“不过不是我说啊,叶修,瞧你胡子拉渣的,太有损中国队形象了吧,脸也有些胖了,是不是最近就一直宅在家里只打游戏都不运动啊,瞧瞧这肉…”

        感觉等黄少天继续说下去,自己的形象就要毁完了,于是叶修赶紧开口:“那你现在是诅咒解除了?”

        为了试验一下,两人跑到训练厅去,果然此时黄少天眼中的人都变了个样。听着叶修的介绍,他嘴巴不停息地感慨道:“那就是传说中的联盟第一帅周泽楷啊,长得和账号卡挺像哈,不过比我还是差点的,话说老叶你也太懒了吧,一叶之秋居然选的系统脸,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撞脸,拉低形象啊。欸,那就是苏妹子,确实漂亮,你也太有福气了。”

        确认过后,两人又回到了房间,叶修突然灵感一现:“莫非诅咒解除的原因是因为已经实现了?”

        “什么意思?”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

        “诅咒不是说你以后喜欢的人也长和女孩一样的脸吗?而你确实爱上了有着女孩脸的我,说明诅咒已经在你身上实现了,既然已经实现,诅咒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再加上你的内心早已抛却了愧疚,想要看清我的脸的意志占了上风,心理的作用也体现了出来。”

        看黄少天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叶修揉了揉他的软乎乎的头发,说道:“不要在意啦,结果好一切都好。你该不会因为我这张虚胖脸就讨厌我了吧。”

        “才不会。”黄少天立答。

        “哦~~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啊。”

        听到叶修嘲讽的口气,黄少天就气不打一处来,拉过他的衣领就吻了上去,吻完后还在对方嘴角添了一下,“哼,我就喜欢怎么啦。”

        “我很高兴。”叶修被偷袭先是吓了一跳,但喜悦很快占据了上风,说着就把人拉上了床。

        两人亲吻得如痴如醉,透明的津液在唇齿间搅动,多余的液体从唇角流了下来。黄少天用手揽着叶修也将他带到了床上。叶修慢慢地拉开黄少天的衣服,一边亲吻一边抚摸着身下人诱惑的躯体。黄少天果体暴露在空气中时微微颤抖了一下,鸡皮疙瘩也冒了出来。

        此处删掉1200多字的肉,请走文章开头的外链观看,谢谢!

        第二天大早,黄少天发现所有的国家队员们,包括基本上面瘫的周泽楷都用一种“真是没想到啊,不过我懂的,支持你们哦”的表情望着他的时候,忍不住一把把叶修拉到一边兴师问罪。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迟早要公开的不是嘛。”

        “喂喂喂,叶修,你这不要脸的,小爷我答应公开了吗,答应了吗答应了吗??你就告诉这些人了,你只告诉队长也就算了,这里面可是有蓝雨的敌人啊敌人你知道不,完了完了,我剑圣英明神武的形象要在全联盟崩塌了。”

        “其实我也就告诉了喻文州而已,只是昨天我们做A的时候,你叫的声音太大了,旁边两个房间正好都是住着我们的人,所以才会暴露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那我岂不是形象全无了,叶修你知道房间隔音不好还不提醒我?完了,真的完了。我父母准得念叨死我的。”

         “好啦好啦,没事的,我早就做好这天的准备了。我父母早就知道我是同性恋的事了,至于你的家人我也有打过交道,不会不理解的。”原来叶修早就借着自己是领队的由头,隔三差五打着关心队员的旗号联系黄少天的父母,甚至直接登门拜访,把二老哄得一愣一愣的,都快认下他当干儿子了。

        “万一二老不肯,我就负荆请罪,就是被打几顿都会带你走的。”叶修抱住黄少天,“只有我们有了名分,我才不会担心哪天你会不会被人抢走啊。”

        黄少天被搂在怀里,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嘴上仍不饶人,“哼哼,和你这种人在一起,我可以是亏大了,毕竟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的剑圣啊,亏了亏了,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我,我说要pk,你就不准下副本,我说往东你就不准往西。”

        “知道啦。”叶修回答。【好不容易握到的手怎么可能再放开呢。】

happy end !总算是写完了,从叶神生日拖到少天生日,好险没坑TUT,祝天天生日快乐,要幸福啊!

评论

热度(27)